Archive for 六月, 2012

我看它在那闪耀得够久了…

有时候我读着你们的留言,感觉不是属于我的…而且你们知道吗,这一次我的感觉是正确的:它不属于我。即使这些话从我这说出来,来自我的脑海和心里,也不能保证他们是100%的我,不能保证代表了我是谁。就像我一次次愧对自己,拒绝口口声声引以为豪和热爱的家人们。

当时间停止,永恒将上演

YFE family

你能告诉我当某个时刻对你来说很重要时,会去确保每一刻都不从指间溜走吗?你会允许自己足够自由地去拥抱一个时刻吗?不会害羞、焦虑、自觉、被迫、过度补偿、思前想后,而是享受这一特殊时刻包围你的每一个细节,以及内心发生的一切。

“为你们…扎下根”

Root Down For Your People

我记得青少年时期,我努力踢开周围环境给我下的定义并自己编造身份,同时拼命努力能被包括、融入、属于进去。发现自我是一段充满断裂、岔口、死路、交叉的漫长旅程,不只是我们自己的旅程,对世界的看法、发展的过程都与我们同行,让他们存在、让(或不)他们影响我们、改变我们、挑战我们、质疑我们、塑造我们…我相信只要还没有权力、特权允许我们每天改变思想,犯点错误,追求更好的生活,过点什么新鲜的、真实的、不可预想的,寻求身份都会是项未尽的事业

看他的双眼…流淌出救赎的眼泪

Bla Bla Bla June 3rd 2012

当我想要组织好脑海中的想法,努力找到一种情绪,最意义重大的时刻,Bla Bla
Bla的主要方向时,发现根本组织不起来…我把原因归咎于这一次“唯一”“最”和“主要”不是我应该寻找的目标…真正重要的是一切,一切单独渺小的事情上,从激烈深情的现场音乐表演到那幅让人入迷的Jeff吉他画作,回顾下生命中那些小瞬间、小乐趣、纯粹的无意识。